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七日行记之南京

1已有 227 次阅读  2017-01-04 16:48   标签原创新天地 

七日行记之南京

(荣成市石岛湾中学:谷 峰)

南京是江苏省的省会,简称宁,跨长江两岸十区五县,人口800万。南京的早晨宁静而从容,阴暗的云层笼罩着冬雪覆盖下的城市,一两片低矮的平房戴着一顶白帽蹲在林立的大厦间,像头缠白羊肚手巾的陕北老农在繁华的省会城市的人力市场上等候着主顾的光临。雾气悄悄弥漫,南京人还在沉睡。站在白沙屯大饭店的窗前向外眺望,南京的高层建筑相比之下还不是太多,这大约与南京是历史文化名城有关。现代化的发展不一定非得以牺牲祖宗留下的千年古迹为代价,这一点还看得出南京人的聪明。

走在中山路上,宽阔的马路平坦而沉静。据说,这条路是当年为迎接中山先生灵柩从北平回葬南京而修的。主持修路的工程师很有远见,他预见到城市发展的趋势,在修南京城这第一条柏油马路的时候,他就把公路设计得很宽阔;直到现在,两旁的民居也没有因为城市的发展而拆迁折腾。这老先生为城市添了一根百姓安居乐业的定海神针,确实是值得南京人骄傲和庆幸的。

吃过早饭,乘中巴车先去看南京长江大桥,再去拜谒中山陵。南京长江大桥始建于1960年,建成于1968年,分公路桥和铁路桥两部分。正桥跨江而过,长一千五百米,引桥呈螺旋状盘旋接地,长约三千米,在当时世界桥梁专家认为无法造桥的地方,由我们中国人自行设计和建造的,耗资一点二亿人民币。公路桥上的积雪已经化开了,看电视新闻才知道,前天晚上,南京市政府组织人力在长江公路桥上撒了一百多吨盐,才保证了长江天堑的南北通畅。行进在公路桥上,文革遗迹随处可见:三面红旗的桥头堡,各种文革时期很时髦的反映人民力量的护栏浮雕都历历在目。南京长江大桥历经三十三年的风风雨雨,已经有些破败。现在,南京市政府正在筹建新的斜拉索式跨江大桥,不久便会通车。

走进中山陵,远远便有一种肃穆之气四处笼罩。中山先生逝世后,国民政府登报悬赏五千元,征集陵园设计方案,在全国送来的四十余份方案中,美国康奈尔大学的高材生吕彦直先生的平面钟型方案被最终选定为一等奖第一名而采用,吕先生因此而亲自主持了中山陵的建设工作,历经三年,耗费二百万银元。吕彦直先生也随着陵园的建成而早早结束了36年才华横溢的生命,于陵园建成前,患肝癌死去。

4.jpg

中山陵从下面半圆广场开始算起,共有三百九十二级台阶,象征着当时中国有三亿九千二百万人民举国哀悼,也预示着在南京这个地方大大小小称王称帝的人数达到了三百九十二个(未经考证)。孙中山先生从国民政府临时大总统的位子上退下来,也算是一朝天子了。

穿过中山先生手书“博爱”两个镏金大字的牌坊,拾级而上,就到了中山纪念堂。堂正中放置身穿长袍马褂的先生汉白玉坐像,高四米,是波兰人捷克籍雕塑家的杰作。纪念堂的穹顶上覆盖着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旗,庄严而肃穆。堂前立一无字碑,上书“中国国民党葬故总理孙文墓”。因中山先生从临时大总统的职位上引退后,仍总理国民党党务,因此当时国民政府以党葬代国葬,其规模仍然是空前的。

中山先生逝世后,治丧委员会委托胡汉民和汪精卫两人为先生撰写碑文。但先生一生革命,历经磨难,数举反清义旗,两度推翻帝制,创建民国,功勋卓著。两人自觉无法用文字来表述先生之功绩,便起意立一无字碑,是非功过后人评。这是国内仅存的三块无字碑之一,另外的两块,一块在西安,是一代女皇武则天之碑;另一块,是胡耀邦先生逝世后,家乡人民为他捐款修葺的。

纪念堂后有一墓室,两扇附有九九八十一枚铜扣布面,厚约八公分的铜门后是正式的墓室。墓室上有穹顶,中间有一圆池,离地深约两米,周围有汉白玉护栏,中山先生身穿新式中山装的汉白玉遗像静卧其中,中山先生的遗体便在遗像下深约五米的墓室中安葬。同行人问为什么会有两尊不同服饰的中山雕像?导游小姐解释说,这是因为当时国民党内权分两极,保守派与革新派难分轩辕,是以两下兼顾,都不伤面子。国事如儿戏,无可奈何。

出纪念堂向南远望,七十米落差尽揽金陵胜景,确实隐隐有一派王气。难怪中山先生卸任后与胡汉民等人来此山打猎,一眼便相中,立遗嘱奉安于此。

29117964.jpg

下午,又辗转来到总统府。总统府在清代原为两江总督府,写下传世名著《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少年时也生活在这里。曹雪芹父亲曹寅深受康熙皇帝宠爱,被封为江宁织造,主持江南织造业,专为皇宫输送丝绸等物,权倾一时。雍正年间罢官,家产被抄,从此曹家走向没落。曹雪芹经历了封建达官家庭由鼎盛走向衰落的后半部分,对鼎盛时期的繁华奢侈和没落后的痛苦贫寒都有着刻骨铭心的感受,心灵上遭遇到巨大的创伤,幼年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加上深刻的生活体验,这才写下了传诵千古的名著。

晚清时,一代农民起义领袖洪秀全曾占领南京,建立天朝,颁布了太平天国的各项革新制度,如《天朝田亩制度》和男女平等的各项措施,并于此兴建皇宫,气势浩大,可与北京的故宫相媲美;可惜在曾国藩湘军攻破天京的屠戮劫掠中,一把火烧得精光。像英法联军的大火一样,掩盖了偷窃者的丑陋,但历史还是透过时间的筛子将这些丑行表露无遗。现在,煦园依旧,亭榭默然,洪秀全与将帅们议论军国大事的桐音阁尚在,但已人去楼空。后来,此处又成为国民政府的总统府。遥想当年,蒋中正东征西讨,统领千军万马,指点中原沃土;子超楼前,第一届民国政府大员留影还在;更有那美龄女士新婚大典,独领风骚一时,但这些都已灰飞烟灭。

历史真像是开了一个大玩笑,把全天下的精英都嘲弄个遍,谁能留住永远?一切的是非恩怨,在这迷宫一样的故总统府的陈迹中都荡然无存,留下的只是一些美丽的传说和对丑陋的鞭挞。

离开总统府后,向东不远便是秦淮河。漫步夫子庙前,倘佯秦淮河畔,明代的城墙断垣还在,雕楼玉宇尚存。秦淮河这一地带,在历史上是一个著名的烟花之地,温柔之乡,销魂之所。经过新政府这么多年的改造,已看不到流莺飞舞,当然,也找不到孔尚任在《桃花扇》中描写的李湘君那样的多情女子和侯君实那样的风流郎君了。

河的西岸,夫子庙前后,已变成了一个繁华的小商品市场。时值春节,花灯绽放,什么荷花灯、鲤鱼灯、葫芦灯,大大小小,应有尽有;出售南京特产的雨花石和各种真假玉石的铺面林立。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对对情侣旁若无人地相拥亲昵,真真惹火,还能窥瞰出一点点儿秦淮遗风来。

56.jpg

晚上去新街口,这是南京以前最繁华的地方,大商号鳞次栉比。哈尔滨来的小梁和小房两口子亲亲热热地闲逛,我们都成了免费保镖了,一些散漫,一些自得,悠然在心。

分享 举报